四川之窗 >> 视窗

红高粱抗战馆获捐国宝级文物

发布时间:2018-09-05 09:52 来源:互联网 编辑:zhyk

刘铁飞在展示《壮烈碑》碑文

两个月前,艺术家刘铁飞要捐建抗战馆的消息发布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并有多位热心人来到高密东北乡的抗战馆筹建处,向刘铁飞捐赠了日军步枪残体、日军马靴、抗战大刀等抗战文物,其中最有价值的是一件国宝级文物——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早年为日军写的《壮烈碑》原稿。

这篇《壮烈碑》的碑文写在谭延闿避居青岛时的日记本里,该日记本由青岛市民王文利先生捐赠,同时捐赠的还有两本日本明治时期印刷的《十枚机织法大全》。王文利先生祖籍高密,在得知刘铁飞的建馆事迹后,将家中旧藏的日文及带有日本人名字的书籍找出捐赠。

《壮烈碑》原稿

“《壮烈碑》对于研究抗战史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刘铁飞介绍说,此碑文原稿写于民国四年即1915年,但其对于之后日军1931年侵占东北国民政府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有了另一种解读。

谭延闿日记中的抒解心情的诗

碑文内容是纪念1914年日本与德国争青岛战亡的步兵少佐佐藤,共245字,文尾记有友人名字:陆军骑兵大尉山本荣治、甲斐靖等日本军官及谭延闿。

谭延闿为什么要给日军写这种碑文呢?刘铁飞查阅了谭延闿的多种资料,均未找到答案。作家叶兆言在《被遗忘的谭延闿》这样记录了他与日本的关系:国民政府成立之初,南京的美国领事在描述谭延闿对美国的态度时,用了两个字“友好”,为什么是友好,没有进一步说明,只有一句补充,说他“除日本之外,对他国均友好”。

而另一篇记录他在青岛的文章则这样记述:“1914年,日本占据青岛,一再派人前来拜访,但谭延闿也只是虚于周旋、客气接待,却决口不提政事。”

线索在这里似乎终止了,刘铁飞在查找到碑文结尾处“友人”资料时,却有了新的发现:陆军骑兵大尉山本荣治的弟弟,曾支持过黄兴发动革命,在《湖南文史拾遗》有这样记载:黄兴发动浏醴革命所需用的长短武器,就是由山本荣一(山本荣治兄弟)在日本代为采办的。

黄兴与谭延闿是至交。黄兴早年想在长沙起义,要炸湖南巡抚,结果有人告密,要抓黄兴。后由谭延闿和龙绂瑞打点关系,黄兴出了长沙,东行日本。

“友人”中第二位陆军骑兵大尉甲斐靖则为孙中山在日本成立的“兴中会”会员,与孙中山、黄兴等交情莫逆。而谭延闿与孙中山的交往更是密切,在其危难之际,谭延闿率领湘军与叛军陈炯明展开血战,使孙大为感激,孙中山还曾有意将自己的“小姨子”宋美龄介绍给谭延闿为妻。

“将这些材料串联起来,也就解开了谭延闿为何要给日军写《壮烈碑》了,他是鉴于孙中山、黄兴与日本人的关系,而与这些日本人也成为‘友人’关系了。”刘铁飞这样说。

“通过对《壮烈碑》及背景的解读,也就不难理解日军侵华初期,国民政府很多官员为何会推行‘不抵抗政策’了。”刘铁飞介绍说,孙中山去世后,谭延闿和蒋介石的关系日渐密切,192712月,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谭延闿为介绍人。作为孙中山接班人的蒋介石,在对待日本问题上,也不得不考虑国父孙中山及当时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与日本人的复杂关系了。

据介绍,这本日记中除了《壮烈碑》外,还有《日本战争青岛沙子口作诗》以及记录谭延闿为避袁世凯追杀而暂避青岛的诗句:“辞了朝官位儿,退出是非窝儿,消磨了豪杰性儿”、“纵然是锦簇花攒,到头也是净扯淡”、“谁不爱骏马雕鞍,无荣无禄自安闲”。

“这些诗句及文章,对研究抗战及这位民国奇人有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刘铁飞介绍,等到红高粱抗战馆建成后,这本谭延闿的日记将作为重要文物展出。目前该馆已在民政部门注册,正在筹建阶段。

 

Copyright © 2010-2015 scwindow.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之窗 版权所有
公关投稿QQ:838869911
E-mail:8388699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