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之窗 >> 视窗

张齐英酷爱琼浆玉液,愿做醉生梦死的糊涂酒仙

发布时间:2017-07-31 15:49 来源:互联网 编辑:zhyk

1487bdf0ffa6488db0f1fded52d88fe2_th.jpg

从法国勃艮第首府第戎到瑞士第二大城市日内瓦,驱车约3小时。选择克万特兰国际机场飞回北京,其实是慕名前往,也为弥补之前在瑞士旅游时只在卢赛恩游玩,不曾惠顾日内瓦的遗憾。尽管巴黎大学博士导游再三提醒,简单欣赏日内瓦只需两小时。我们仍然起早出发,在日内瓦停留8小时。这样,能够尽兴游览美丽的日内瓦湖和万国宫广场等景区。

日内瓦是座国际化城市,包括联合国欧洲总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际电信联盟、世界气象组织、世界贸易组织、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国际标准化组织、世界教会协会、互联网虚拟图书馆、世界经济论坛、国际红十字会和国际艾滋病协会等、还有许多跨国企业机构,如宝洁、雪兰诺、Firmenich以及Givaudan都将欧洲总部设在此地。日内瓦的湖光山色引人入胜,以其多彩多姿的文化活动、全球性会议和世界展览会、令人垂涎的美食、秀美的山湖风景、众多的游览项目和体育设施著称于世。同时日内瓦也是世界钟表之都,钟表业与银行业成为日内瓦的两大经济支柱。

我是个酷爱琼浆玉液的悲壮饮者,见到好酒尤其是年份酒,经常醉得不省人事,清醒时扬言要做一个醉生梦死的糊涂酒仙。爱酒如命乃是遗传基因和兴趣培养合成的一种生活习惯。我一直把酒当成自己最忠诚的伙伴,人逢喜事没有酒助兴不行,风刀霜剑来袭无酒壮胆更不成,总之缺少酒便觉得没有牛逼和炫耀的人生。所以我跑到波尔多拉菲、男爵和勃艮第罗曼尼康帝庄园去考察与品鉴红酒。确实是比较疯狂的行为,家人对此亦表现出极大的同情及忍耐。不管怎么说,欧洲之行了却一桩心愿,可见我对酒的热爱之情,发挥的淋漓尽致。

aa1983e0d97b4c88ad02cbbd214c51a2_th.jpg

用世俗的眼光来看,优秀男人除了对权力、金钱、美女的追求外,恐怕对飞机、汽车、游艇、手表、西装、皮鞋这些体现身价与尊荣的东西,也是在乎的。但我属于另类,独爱琼浆玉液,时经烂醉如泥,虽说古往今来饮者皆寂寞,我却有幸交了一帮义字当头的酒友。人对物欲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好了还想更好,这山望着那山高,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是人类见异思迁和喜新厌旧的劣根性,也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原始动力。

以普通的思维而言,优秀的华人对美好生活的奋力追求,比其他人更加志存高远。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华夏儿女,不光为了自己的衣食无忧拼命奋斗,还要替儿孙着想预留财富。欧洲人简单多了,照顾好自己和家人,稍有一点积蓄,满地球去旅游,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怎样才能使自己快乐终生。

一个有良心的投资人,能不能公平正义地把挣到的钱进行合理分配,这是至关重要的品德。如果秉性忠厚,这种人想不火都不行,没有人愚蠢到会去反对给自己带来利益的人,除非是神经病。长此以往,生意红火不用多说,影响力也势必越来越大,不仅远方的商家纷至沓来,附近的亲朋好友也趋之若鹜。倘若以诚相待,薄利多销,优惠顾客,岂能不财源广进,富甲一方。自己始终在克己复礼,努力成为传统文化的投资人。

自7月13一28日,连头带尾15天,在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波尔多、巴黎、勃艮第等地参观游玩,最后从瑞士日内瓦飞回北京。走出国航飞机舱门的刹那间,一股巨大的热浪扑面而来,有人喊道:“北京真温暖!跟火一样热!”说时迟那时快,不满六岁的路易斯跨出舱门时摔了一跤,踏上摆渡车时又摔一跤,走出T3航站楼时再摔一跤,事不过三,果然神奇。偏偏被我看在眼里,并非私心作怪,或许有点小题大做,但总觉有些蹊跷,乃至引起我心中多有不快。

0b2927e9e23e438dab3f64ab85936a84_th.jpg

事有凑巧,一件托运的行旅箱被人提错,在机场耽搁两个多钟头。尽管孩子在首都机场任职的朋友一直陪着我们,从顺利通关到进入国航贵宾室休息,这是一种高规格的礼遇,但仍经历询问、登记、等通知,走完丢失物品的报失程序。欧洲之行一切顺畅,不料回到祖国,接连出现麻烦,路易斯连摔三跤,行旅箱被人错提。或许这是好坏顺逆的某种平衡,往往一些忽视的细节在暗示什么?因为无知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谁也不知道明天的故事怎么演变。唯有珍惜和过好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从欧洲回到北京,有点恍若隔世,不论空气、阳光、水等基本物质,都有明显的区别。国内的建设、高楼大厦等各种硬件比欧洲好多了,但是软件不如人家。比如卫生状况,我不知道怎么对比。说句实在话,人家大街小巷干净整洁,我们这里极目所见,遍地脏乱差。无论城乡,人家施工现场一尘不染,新建楼房或进行维理,外围严严实实穿上“外套”,而我们工地上目前仍是尘土飞扬,加上拉圾碎片,被风一吹四处飘荡。欧洲无红绿灯的路段,行人昂首挺胸过马路,汽车让行人。在中国即使绿灯亮,行人仍要小心被抢道车辆撞上。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人在公共场所不扔拉圾、不吐口水、重视绿化与卫生,讲究公德意识,那么,我亲爱的伟大祖国一定也会变得清洁干净。

出国半个月,国内堆积不少事务急待处理,例如四川英模电影投资、南昌工程项目协调、海南上市公司涉嫌偷漏税、福建朋友被邻省检察院带走、京沪官司打到最高法,以及南京、合肥、昆明和石家庄的朋友,都希望我过去协调熟悉部门。如果能帮朋友讨回公道,反过来朋友也会全力支持我投资拍摄法治主旋律电影,实际上帮别人等于帮自己。另外接到美国江西国际文化交流协会的通知,旧金山资深侨领将来北京,准备在钓鱼台国宾馆请客,作为中国区执行会长,我应该义不容辞做好一切服务。

我无分身之术,只好避轻就重有的放矢。八一建军节前夕,根本来不及倒时差,回国第二天就陪将军大哥去保定,和雕塑、书法界的艺术家,共同观赏开国将军陈仁洪的半身铜像,然后汇聚雄县白洋淀召开座谈会。雄安新区如今可是中国最富活力的副都城市,在此关键时刻,谁能抢滩占地便是名副其实的未来新贵。

9d9723147b8f4d42a6957106a20324bc_th.jpg

我半个月没喝国产白酒,闻到雄安酒香便内心狂喜,那种感觉如跟久别重逢的恋人接吻。将军大哥建议我适量喝酒,能起到有效调节睡眠作用。没想到回国第一顿酒在雄安新区跟总部军师首长畅饮,作为当兵出身的我,毫无疑问那是享受了一种极其特珠的荣耀。人到了该睡时能睡着,就不会觉得难受。但该休息时睡不着,这种失眠的忧郁,让人苦不堪言,对身体健康会造成不良影响。

记得从北京飞到瑞典斯德哥尔摩约8小时,北京时间下午1点起飞,到达斯德哥尔摩时间仍是下午3点,逆时差6小时,我没有感到难受。返回北京属于顺时差,我却连续两晚睡不着。于是跟路易斯深夜一点在床上聊天,萌娃突然说:“没文化,不可怕。有文化,真可怕。”此话源于萌娃灵感突发,真的有点可怕。我问萌娃长大后做什么样的人?“还是想做别人不敢小看的人。”这样的回答令我惊愕了。

凡是聪明人都该懂得,成功是必须付出的,幸福是依靠奋斗的,快乐是可以享受的,资源是点滴积累的,智慧是用来贡献的,往事是留着回忆的,痛苦是能够忍受的,岁月是催人老去的,梦想是值得拥有的,经历毕究是一生中最大的财富,不论成功抑或失败,都是人生瑰宝。

深夜的林语墅,肃静安宁,四周沉寂无声,我心中却翻江倒海。想一想此生劳碌无功,难道人生就这样默默无闻虚度了?自己也曾争名夺利,到头来一败涂地,失亦无忧,得也无喜。阿弥陀佛保平安!广陵奇才曾挥笔写下“难得糊涂”。人称:此乃聪明人的无奈,面对苦乐人生、炎凉世态、悲愤苍天、从内心迸出的嘲讽之词。“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安心,非图后来报也。”我斗胆借潍县清官郑板桥大智若愚之意,自封为“糊涂酒仙”,实乃自娱自乐也。

作者:张齐英,北京飞天魅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联合投资系列院线电影《中国警察故事》《中国检察官故事》《中国法官故事》出品人、发行人、版权人。



Copyright © 2010-2015 scwindow.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之窗 版权所有
公关投稿QQ:838869911
E-mail:8388699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