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之窗 >> 生活

惊险的一博:ofo的资本角力战还能撑多久?

发布时间:2018-06-19 16: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zhyk

  共享单车企业ofo正在尝试对资本的惊险一博。

  从5月底开始,ofo陆续取消了芝麻信用免押金的业务,至6月15日,全国25个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业务全面取消。这似乎印证了ofo资金链紧张的传闻。ofo对此回应道:“这次我们尝试新的免押金方式,未来用户一旦产生不文明用车行为,系统都将从用户账户中扣取相应费用。”

  芝麻信用是蚂蚁金服旗下的第三方征信平台,作为阿里系在金融领域的重要布局,芝麻信用的端口一直被视为阿里系的一个典型特征。而在今年3月,ofo宣布完成新一轮8.66亿美元融资,这轮融资的领投方即为阿里巴巴,融资之后阿里系正式进入了ofo董事会。在这轮融资发生后,市场一度认为ofo正式跨入了“阿里系”的行列。

  但这一次对芝麻信用免押的全面取消则透露了另一种可能,ofo依然没有放弃与资本一博。

  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作为一家依托一轮轮融资快速发展的科技企业,从2017年11月与滴滴第一次出现冲突开始——该月来自滴滴的三位高管被赶出了ofo的管理层,滴滴此前一度是ofo的控股股东,并一直在尝试获得“一票否决权”——ofo就展现了一种对资本干预极强的排斥力。

  这一现象与另一家共享单车企业摩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018年4月,美团宣布完成对摩拜的全资收购,一家新兴行业的明星企业以一种顺理成章又索然无味的过程完成了控制权的更易。从某种意义上,美团最终能完成对摩拜的全资收购,也与摩拜股东的“一票否决权”相关,按照媒体的报道,在美团收购案确定前,摩拜曾经有机会获得其他企业的投资,但是由于股东腾讯行使了一票否决权使得这轮本可以落地的融资被阻断。

  作为中国第一批共享单车企业,2014年成立的ofo曾经一度在校园场景进行了长期的试运营。从2016年开始, ofo跨出校园,开始参与到城市市场的竞争之中。毫无疑问,在ofo的突进过程中资本的推动起到了巨大的作用,那么为何从2017年下半年,企业管理层和资方的冲突却日渐激烈?

  值得关注的一个原因在,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对于共享单车的商业场景设想出现了变化——共享单车从一个具有优质财务模型的独立商业模式变成了一些巨头“场景拼图”中的一块。这种认知与ofo管理层的设想出现了巨大的偏离,按照媒体报道,ofo创始人戴威曾经在内部会议中多次表示要保持独立发展。

  尽管这种与资本的角力甚至透露除了一些理想主义的色彩,但是坦白的说,在目前的商业环境下,这场ofo和资本的这场角力很难看到获胜的希望。

  一度被政府、公众和资本热捧的共享单车行业在2018年已经透露出了尴尬的内里。由于资本推动下的疯狂扩张,相关企业的财务管理能力不足的显示已经显现无疑,几乎每一家一二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都或多或少的在资金、供应链等等方面出现问题。

  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ofo自身尚且急需进行一些系列转轨,从快速扩张的轨道转换为一个理性稳健的轨道——近日媒体报道的裁员即是这一转轨的迹象——与资本的角力可以预想将会更加力不从心。另一方面, 阿里、滴滴目前在共享单车也已经进行了多点布局,仍有后手。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目前的商业环境中,投入巨头的怀抱仍然是新兴企业大概率的“归宿”。

  这种与资本的角力尽管为中国新经济提供了一个“壮烈”的样本,但是回归商业,与资本妥协无疑是ofo最终的归宿。按照此前ofo与滴滴决裂的程度,如无意外,阿里系将会成为ofo终局。


Copyright © 2010-2015 scwindow.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之窗 版权所有
公关投稿QQ:838869911
E-mail:838869911@qq.com